人生岔道那么多,不怕搭错车,就怕不敢回头

作者: 分类: 时间: 2019-08-17 评论: 暂无评论

下午市里办完事,急着赶回县城。明天便是中秋节了,赶着回家过节的人特别多。眼见天色已晚,便直接前往高速路口等便车。高速路口是个三叉路口,一条通往我县,一条通往邻县。路口经常聚集不少旅客,搭乘拼车或回程的出租,价格都很便宜,低于车站中巴价。

今天路口也有几位等车的旅客,方言不同,去向不同。站在我身边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,穿着白色T恤,蓝色牛仔裤,披着及肩的短发,胸前佩戴着“**大学”校徽。看样子是一个才入大学不久的新生,出门连校徽都忘了取,这往往是刚入大学的小白才会如此。姑娘手里拿着手机打游戏,耳朵插着手机耳线,玩得很入神。

一会儿,一辆绿色返程出租停了下来,司机摇下窗户,用普通话喊“十元,谁坐,谁坐”。我和两位旅客急忙往车里钻,女孩看我钻,也低着头跟着钻进了车,我们都坐在后排。

车子开动了,刚过高速站口,女孩那把游戏终于打完了,抬起头,看看后视镜的高速进站口,一脸惶恐,“怎么进高速了,这是去哪呀,难道不是去星子吗”。星子便是邻县名,我的妈呀,女孩搭错车了,这也太粗心了吧。

女孩叫起来“唉呀,师傅,停车,停车,我要下车,我不去湖口……”女孩拼命拍着司机座椅,非常着急。司机也火了:“你这个小姑娘,看你还是个大学生,咋这么糊涂,上车也不问问清楚,就往车上钻?现在这车咋停,高速能停车吗?一点规矩都不懂!”

司机照样往前开,好像也稍微慢了点速度,似乎在考虑解决的方案,但没有马上停车的意思。这高速停车可是要被罚款的,司机不想冒这个险。女孩真急了,“师傅,求求你,停一下吧,现在离路口还没多远,我走一下就回到三岔路口,求求你,让我下吧,天都要黑了。”

我想也是,这小姑娘也许这辈子都没去过我县,等车到了我县,再去车站搭乘回市里的中巴,再辗转去她自己县里,天可就完全黑了,而且还不知道那么晚有车没车呢?一个姑娘家,太不安全了。我不忍心,另两个乘客也跟着说,“师傅,你就找个没车的地方,让她下吧。”

“让她下,警察抓住就是两百,谁出啊,你有吗?”

“我没那么多钱,我今天只有回家的钱,要不以后给您好不好?”女孩近乎哀求了。

我看不过去,就说“唉,算了算了,出门在外,谁没点急呢?要万一罚款,我帮她出,行了吧!”女孩感激的看着我。

司机嘟嘟囔囔“好好好,算我倒霉,少载一个,真是出门没看黄历,摊上这么个破事。”瞧不远处,有一个警察在安全通道上处理什么事情,他便直接将车拐入安全通道,停下来,立即有警察走过来。问明情况后,年轻的警察挺通情达理,并未罚款,他打开车门,将女孩接下车来,并将我们放行。

后来情况怎样,我并不清楚,但相信人民警察肯定会为女孩找到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。车窗外田野一一掠过,已是夕阳西沉,原野笼上一层夕阳的余晖,很美。此时此景如此让我熟悉,我一下子想起二十几年前的那次归家行程。

那也是中秋前一天,也是临近傍晚,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,我便急急打点行装,准备回家。新入大学已一月有余,终于放了中秋假,可以踏上回家的路途了,心情特别轻松。也是在这个时间点,也是在这个三岔路口(那时还没有高速,只有两条省道,分别通往两县),我兴冲冲的挤上一辆中巴车,许是被回家的喜悦之情冲昏了头脑,都没看清车玻璃前的招牌。

车子开动了,夹在人群中,左颠右晃,周围全是陌生的方言,感觉不对劲,是不是搭错车了?内心一阵惶恐,再回头看车后玻璃镜,唉呀,我的妈,真的不是我所熟识的景况!怎么办,怎么办?我满心的羞愧和不安!刚才的喜悦,轻松,自信早已不翼而飞。下车,还来得及赶去我县的车吗?不下车,难道就这么错下去?――不,……然而瞧瞧自己匆匆出行而忘了摘下的校徽,我犹豫了,我堂堂的一个大学生难道要在这乞求售票员的讥笑吗?

一秒,两秒,三秒,……一分……,我可以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,不,……我还来得及返回,我还没错到更远的地方。我鼓足勇气,满脸通红,向售票员说明了原因。相反,这位姐姐并未讥笑我,她善意的看着我说,“幸亏早点发现,这车是长途车,错了就不好回头了,你赶紧下去吧,去湖口的车比这车晚一刻钟发,你走快些,也许赶得上,都是今天的最后一班了车了。”

众目睽睽之下,我匆匆下了车,惶恐中忘了致歉也忘了感谢。我低着头,不敢看路人,踩着不平的路面,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三岔路口赶。

心中既懊丧,又难过,既羞愧,又愤怒:难道这就是命运?不该搭的偏偏搭上了,该搭的可能已经错过了,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?回家的路还那么长,可我还在这路的最初点。

心里悔恨万分,脚底还是马不停蹄,我还是想博一下运气,看能不能赶上最后一辆回家的班车。刚冲到三岔路口,便看见去我县的班车停在路口,正要启动,我拼命喊,“等一等,等一等,师傅,……”幸运的很,师傅听到了我的喊叫,又停下车子,我气喘嘘嘘的挤上车,听见周围全是家乡话,心里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踏实,那放在前玻璃镜的两个字“湖口”,简直让我热泪盈眶了。那些善意的望着我的乡亲们都说,“你运气真好,姑娘,赶得好及时,这是今天最后一班了”――十几分钟之间,我经历了人生的两次命运――车载着我,缓缓开动了,风徐徐的拂着我的脸庞,窗外田野里拢上了一片夕阳的余晖,真美。

二十几年前的自己和今天的女孩如此相似,一样的刚入大学校门,一样的懵懂幼稚,一样的归家心切,一样的误入他途,所以我非常理解她忐忑、紧张、羞愧、不安的心理。人生中的两次境遇在我十八岁那年的一天同时经历了,我遇到了通情的售票员和司机,所以我是幸运的;今天的女孩也是如此,虽然搭错车,但最终还是幸运的,她遇到了我和可爱的人民警察。我相信她也早已坐上了客车,徐徐行进在回家的路途上了,心情一定也特别感恩,特别幸福,就像十八岁那年的我吧?

人生总是这样,岔道那么多,总可能遭遇这样或那样的狼狈。如果走错了道,千万不能将错就错,而永远错下去,及时发现,便一定及时回头,也许等我们回到起点时,会有意想不到的希望在等着你。!

感恩曾一路帮助我的好心人!

标签: none

订阅本站(RSS)

评论已关闭